哈爾濱均信融資擔保股份有限公司
哈爾濱均信融資擔保股份有限公司

破局小微融資難:打通銀企對接梗阻 應投盡投持續加碼

  • 分類:行業動態
  • 作者:
  • 來源:中國證券報
  • 發布時間:2022-06-22 08:33
  • 訪問量:

破局小微融資難:打通銀企對接梗阻 應投盡投持續加碼

【概要描述】  截至今年4月末,全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已達53.54萬億元。中國證券報記者日前調研發現,紓困政策成為“及時雨”,但仍有部分小微企業難以“解渴”,主要問題在于銀企對接存在梗阻,信貸供需不匹配。在企業端,疫情因素放大了缺抵押、少擔保等“先天不足”,部分小微企業難以達到銀行支持條件;在銀行端,雖然全行業競速小微貸款投放,但符合條件的小微企業不多。

  業內人士認為,要緩解當前困擾小微企業發展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疏通小微金融長效機制落地的“最后一公里”尤為重要。

  “疫情已經緩解,各地正在推進復工復產,我們的辦公空間也逐漸活躍起來了?!敝芟壬且患夜蚕磙k公平臺創始人,在經歷疫情考驗后,隨著銀行多種紓困措施到位,他對未來業務發展充滿信心。

  然而,廣州的小微企業主姚女士就沒有這么幸運。其所在公司因負債重、貸款有逾期記錄等因素,目前無法通過銀行授信審批,不能進行融資。

  截至今年4月末,全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已達53.54萬億元。中國證券報記者日前調研發現,紓困政策成為“及時雨”,但仍有部分小微企業難以“解渴”,主要問題在于銀企對接存在梗阻,信貸供需不匹配。在企業端,疫情因素放大了缺抵押、少擔保等“先天不足”,部分小微企業難以達到銀行支持條件;在銀行端,雖然全行業競速小微貸款投放,但符合條件的小微企業不多。

  信貸“及時雨”助企紓困

  周先生運營的辦公空間遍布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線城市,主要為小微企業、工作室等提供辦公場所。本輪疫情多點散發,企業經歷了巨大考驗。

  “最困難的時候,我們甚至需要借錢給員工發工資?!敝芟壬榻B,疫情影響下,一方面因租戶停租、拖欠房租等因素,租金收入銳減;另一方面,企業自身的租房成本和物業費等相關費用還要照常繳納。

  一些銀行近期主推的普惠金融業務和專屬貸款產品讓周先生看到了曙光?!肮ば?、招行、中信銀行都為我們辦理了無還本續貸,資金流沒有切斷,極大程度緩解了我們的還款和經營壓力?!?br/>
  除了做好受疫情影響行業企業的接續融資安排外,多家銀行還積極創新產品和服務,化解小微企業融資之難和手續之繁。

  湖州某家居外貿公司生產的塑料家居用品訂單不斷,該公司總經理方先生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產品海外銷售情況向好,但受全球疫情影響,部分海外訂單應收賬款賬期延長,資金回款出現一定問題。

  在了解到公司需求后,中行湖州分行創新疫情專屬產品,通過出口信用證福費廷業務,無追索權買斷部分應收賬款,截至5月末累計為該公司辦理了超300萬美元的國際福費廷業務,加快出口銷售資金回籠,加速資金周轉。

  隨著疫情防控形勢逐步明朗,企業融資需求正在恢復。中國人民銀行日前發布的金融數據印證了這一點:5月份人民幣貸款增加1.89萬億元,同比多增3920億元。

  對于信貸超預期回升,天風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孫彬彬認為,5月穩經濟政策明顯發力,復工復產、保產業鏈供應鏈、保供穩價、弱勢群體紓困等政策形成合力,加上疫情有所緩解,經濟企穩運行跡象增多,信貸需求隨之出現一定程度回暖。

  在近期出臺的系列穩增長政策中,“加大信貸投放力度”被頻頻提及。從總量來看,監管部門對不同銀行的小微企業信貸增長已有要求:國有大型銀行要確保全年新增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1.6萬億元。股份制銀行要在完成現有信貸計劃的基礎上,對具備條件的地方進一步增加投放。地方法人銀行要用好用足普惠小微貸款支持工具、支小再貸款等政策,進一步做大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增量。

  此外,為減輕小微企業經營壓力,銀行還通過多種舉措加大合理讓利力度,切實降低小微企業綜合融資成本。中國人民銀行國際司負責人周宇介紹,今年1-4月,企業貸款利率是4.39%,比去年全年的水平降了0.22個百分點?!斑@也是人民銀行有統計記錄以來的利率低位水平,企業融資貴的問題持續得到緩解?!?br/>
  部分小微企業仍難“解渴”

  盡管當前銀行資金儲備普遍較為充足,但中國證券報記者調研發現,銀企對接梗阻導致部分小微企業仍難“解渴”。疫情之下,部分小微企業經營前景不確定性高、缺乏有效擔保等先天不足更加凸顯,在獲得融資過程中困難重重。有需求的企業貸不到錢,銀行有錢放不出去,信貸供需不匹配是助企紓困過程中亟需解決的問題。

  “受近期疫情影響,我們運營資金鏈斷裂,有一筆90多萬元的小微貸款在今年5月產生了逾期,目前沒有銀行能貸款給我們?!睆V州地區某機械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姚女士向中國證券報記者反映。

  針對姚女士面臨的困難,接受咨詢的幾家銀行均表示,由于其房產已經抵押,且負債較重,再加上當前貸款有逾期,無法滿足銀行貸款的申請條件。雖然其貸款行考慮到近期疫情反復對企業經營造成影響,已采取了部分紓困措施,但對姚女士來說,依然難解燃眉之急。

  同樣因不滿足銀行條件而無法貸款的還有北京某小型醫療設備經銷商郭先生,他表示:“我名下有一套全款房產,按理說是可以向銀行抵押的,但是由于這套房產位于京郊區域,該區域的房產不在一些銀行的白名單之中,我還是貸不出款來?!?br/>
  針對這一問題,中國證券報記者咨詢某股份銀行相關部門負責人了解到,銀行對押品的限制是為了規避一部分資產風險,“郭先生的企業連續兩年都處于虧損狀態,因此,我們對押品的要求還是會相對高一些”。

  此外,對于部分沒有房產可抵押的小微企業主,銀行貸款變得更加困難。在福州的何先生經營餐飲生意,受疫情沖擊較大。他向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我們咨詢了很多家銀行,實際情況是面向我們這類企業的信用貸款還沒有落地,而且我的住房也在按揭中,很難有滿足銀行要求的有效抵押品?!?br/>
  不少銀行業人士坦言,當前小微貸款的額度充足,整個行業非常重視小微貸款投放。最新數據顯示,截至今年4月末,全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53.54萬億元,其中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總額20.5萬億元,同比增21.64%。但對于銀行來說,優質且符合條件的小微企業不多。

  “天天被領導催著放小微貸款,但符合授信要求的企業并不多。疫情發生以來,我們已不斷放寬客戶評級、抵押品質量、敞口限制等審批要求,但還有很多小微企業因各種各樣的經營問題無法通過審核。不僅如此,由于疫情反復,企業未來幾年發展很難有良好預期。如果盲目放貸,銀行就要面臨貸款收不回來的風險?!北本┠彻煞菪泄緲I務經理陳然(化名)向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

  企業基本面是銀行授信審批的主要參考條件,包括近三年及最新一期的營業收入、凈利潤、負債、應收賬款等?!霸S多有迫切融資需求的企業經營狀況不太理想,甚至有的企業希望通過銀行貸款來幫其還清債務。這種自身盈利能力不足,‘拆東墻補西墻’的做法,我們很難接受?!标惾环Q。

  與此同時,資產與經營狀況較好的企業往往融資需求不足,這是導致銀行有錢放不出的又一重要因素。

  華東地區某股份行普惠金融部負責人介紹,疫情之下,小微企業難以“獨善其身”。相當一部分經營穩健的小微企業在市場趨勢不明的情況下,經營策略趨于保守,收縮產能、減少支出,只有在明確看到市場機會時才有資金需求。

  此外,寬信用政策導向下,日趨白熱化的同行競爭是銀行開展小微金融面臨的又一大壓力?!耙话阄覀冇幸庀驙幦〉男∥⑵髽I,其他銀行也會盯上。打電話、上門走訪、參與競標都是常有的事,但企業最終會不會選擇與我們合作,主要還是看利率和敞口額度?!蹦彻煞菪衅栈萁鹑谫J款經理無奈地表示,由于其所在銀行資金成本較高,因此貸款利率也高于其它行不少,雖然已多次加大紓困產品專屬利率補貼力度,但與部分國有行相比仍不占優勢,造成貸款投不出去。

  找準信貸擴量提效“特效藥”

  業內人士認為,要解決困擾小微企業發展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銀行等金融機構一方面要走好風控“平衡木”,另一方面,更要疏通小微金融長效機制落地的“最后一公里”,特別是要找準疫情之下信貸擴量提效的“特效藥”。

  制約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融資難的核心問題,是小微企業缺信息、缺信用。疫情之下,推出更有針對性的機制是破局關鍵。部分企業經營者呼吁,希望切實考慮當前疫情影響,針對性加強銀企對接,不斷完善中小微企業信用貸款、中長期貸款、抵質押融資的配套機制,促進中小微企業多元化融資;創新信貸產品,鼓勵增加普惠小微貸款。

  另有業內人士建議,銀行對受疫情影響嚴重的小微企業進行信用、資產評級時,可以把應收工程款項、實用發明專利、法人及直系親屬名下房產等綜合考慮,給予個人和企業整合融資貸款,以減輕小企業的融資壓力。

  值得注意的是,多地已在深化信息共享方面作出了有益探索。北京銀保監局有關負責人介紹,該局推動將“北京金融綜合服務網”建設成為北京市融資信用服務平臺,助力銀行拓寬融資服務場景、創新優化融資模式、完善授信評審機制,持續提升小微企業金融服務能力。

  與此同時,金融科技也有望在破解疫情之下融資難、走好風控“平衡木”的過程中發揮更大作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金天舉例稱,可以通過更加精準有效的圖像、音視頻、地理位置、社交關系等大數據采集,科學判定分支行和小微客戶經理、風險經理是否存在違規操作風險,優化“盡職免責”管理細則;可以通過集合全市場供求,將不同風險等級的貸款需求分發給風險偏好與之匹配的金融機構,根據不同行業、規模、發展階段小微企業信用風險水平的不同,實施差異化的風險定價。

  此外,金融機構基層組織和一線員工是小微金融服務的關鍵一環,強化正向激勵和評估考核是疫情影響下加大信貸投放的“特效藥”。前述股份行普惠金融部負責人介紹,根據各地受疫情影響程度,在績效考核方面,該行通過積分制考核穿透式發放績效。普惠業務績效激勵采用積分制規則,直接發放至基層客戶經理,月月兌現,不得擠占挪用。同時,對專職和兼職的客戶經理設置年度最低產能考核要求,與個人全年績效掛鉤。

  在盡職免責方面,上述負責人介紹,疫情發生以來,該行所有小微企業授信不良資產責任認定均由分行組建的責任評議工作小組對授信業務各個環節展開充分盡職調查,通過調閱資料、人員訪談等形式,完成對授信不良資產形成過程和成因的調查核實工作?!白罱K所有小微企業授信不良資產在經辦過程中均未發現違規事實,涉及人員368人次,全部予以盡職免責?!?br/>

  • 分類:行業動態
  • 作者:
  • 來源:中國證券報
  • 發布時間:2022-06-22 08:33
  • 訪問量:
詳情

  截至今年4月末,全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已達53.54萬億元。中國證券報記者日前調研發現,紓困政策成為“及時雨”,但仍有部分小微企業難以“解渴”,主要問題在于銀企對接存在梗阻,信貸供需不匹配。在企業端,疫情因素放大了缺抵押、少擔保等“先天不足”,部分小微企業難以達到銀行支持條件;在銀行端,雖然全行業競速小微貸款投放,但符合條件的小微企業不多。

  業內人士認為,要緩解當前困擾小微企業發展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疏通小微金融長效機制落地的“最后一公里”尤為重要。

  “疫情已經緩解,各地正在推進復工復產,我們的辦公空間也逐漸活躍起來了。”周先生是一家共享辦公平臺創始人,在經歷疫情考驗后,隨著銀行多種紓困措施到位,他對未來業務發展充滿信心。

  然而,廣州的小微企業主姚女士就沒有這么幸運。其所在公司因負債重、貸款有逾期記錄等因素,目前無法通過銀行授信審批,不能進行融資。

  截至今年4月末,全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已達53.54萬億元。中國證券報記者日前調研發現,紓困政策成為“及時雨”,但仍有部分小微企業難以“解渴”,主要問題在于銀企對接存在梗阻,信貸供需不匹配。在企業端,疫情因素放大了缺抵押、少擔保等“先天不足”,部分小微企業難以達到銀行支持條件;在銀行端,雖然全行業競速小微貸款投放,但符合條件的小微企業不多。

  信貸“及時雨”助企紓困

  周先生運營的辦公空間遍布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線城市,主要為小微企業、工作室等提供辦公場所。本輪疫情多點散發,企業經歷了巨大考驗。

  “最困難的時候,我們甚至需要借錢給員工發工資。”周先生介紹,疫情影響下,一方面因租戶停租、拖欠房租等因素,租金收入銳減;另一方面,企業自身的租房成本和物業費等相關費用還要照常繳納。

  一些銀行近期主推的普惠金融業務和專屬貸款產品讓周先生看到了曙光。“工行、招行、中信銀行都為我們辦理了無還本續貸,資金流沒有切斷,極大程度緩解了我們的還款和經營壓力。”

  除了做好受疫情影響行業企業的接續融資安排外,多家銀行還積極創新產品和服務,化解小微企業融資之難和手續之繁。

  湖州某家居外貿公司生產的塑料家居用品訂單不斷,該公司總經理方先生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產品海外銷售情況向好,但受全球疫情影響,部分海外訂單應收賬款賬期延長,資金回款出現一定問題。

  在了解到公司需求后,中行湖州分行創新疫情專屬產品,通過出口信用證福費廷業務,無追索權買斷部分應收賬款,截至5月末累計為該公司辦理了超300萬美元的國際福費廷業務,加快出口銷售資金回籠,加速資金周轉。

  隨著疫情防控形勢逐步明朗,企業融資需求正在恢復。中國人民銀行日前發布的金融數據印證了這一點:5月份人民幣貸款增加1.89萬億元,同比多增3920億元。

  對于信貸超預期回升,天風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孫彬彬認為,5月穩經濟政策明顯發力,復工復產、保產業鏈供應鏈、保供穩價、弱勢群體紓困等政策形成合力,加上疫情有所緩解,經濟企穩運行跡象增多,信貸需求隨之出現一定程度回暖。

  在近期出臺的系列穩增長政策中,“加大信貸投放力度”被頻頻提及。從總量來看,監管部門對不同銀行的小微企業信貸增長已有要求:國有大型銀行要確保全年新增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1.6萬億元。股份制銀行要在完成現有信貸計劃的基礎上,對具備條件的地方進一步增加投放。地方法人銀行要用好用足普惠小微貸款支持工具、支小再貸款等政策,進一步做大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增量。

  此外,為減輕小微企業經營壓力,銀行還通過多種舉措加大合理讓利力度,切實降低小微企業綜合融資成本。中國人民銀行國際司負責人周宇介紹,今年1-4月,企業貸款利率是4.39%,比去年全年的水平降了0.22個百分點。“這也是人民銀行有統計記錄以來的利率低位水平,企業融資貴的問題持續得到緩解。”

  部分小微企業仍難“解渴”

  盡管當前銀行資金儲備普遍較為充足,但中國證券報記者調研發現,銀企對接梗阻導致部分小微企業仍難“解渴”。疫情之下,部分小微企業經營前景不確定性高、缺乏有效擔保等先天不足更加凸顯,在獲得融資過程中困難重重。有需求的企業貸不到錢,銀行有錢放不出去,信貸供需不匹配是助企紓困過程中亟需解決的問題。

  “受近期疫情影響,我們運營資金鏈斷裂,有一筆90多萬元的小微貸款在今年5月產生了逾期,目前沒有銀行能貸款給我們。”廣州地區某機械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姚女士向中國證券報記者反映。

  針對姚女士面臨的困難,接受咨詢的幾家銀行均表示,由于其房產已經抵押,且負債較重,再加上當前貸款有逾期,無法滿足銀行貸款的申請條件。雖然其貸款行考慮到近期疫情反復對企業經營造成影響,已采取了部分紓困措施,但對姚女士來說,依然難解燃眉之急。

  同樣因不滿足銀行條件而無法貸款的還有北京某小型醫療設備經銷商郭先生,他表示:“我名下有一套全款房產,按理說是可以向銀行抵押的,但是由于這套房產位于京郊區域,該區域的房產不在一些銀行的白名單之中,我還是貸不出款來。”

  針對這一問題,中國證券報記者咨詢某股份銀行相關部門負責人了解到,銀行對押品的限制是為了規避一部分資產風險,“郭先生的企業連續兩年都處于虧損狀態,因此,我們對押品的要求還是會相對高一些”。

  此外,對于部分沒有房產可抵押的小微企業主,銀行貸款變得更加困難。在福州的何先生經營餐飲生意,受疫情沖擊較大。他向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我們咨詢了很多家銀行,實際情況是面向我們這類企業的信用貸款還沒有落地,而且我的住房也在按揭中,很難有滿足銀行要求的有效抵押品。”

  不少銀行業人士坦言,當前小微貸款的額度充足,整個行業非常重視小微貸款投放。最新數據顯示,截至今年4月末,全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53.54萬億元,其中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總額20.5萬億元,同比增21.64%。但對于銀行來說,優質且符合條件的小微企業不多。

  “天天被領導催著放小微貸款,但符合授信要求的企業并不多。疫情發生以來,我們已不斷放寬客戶評級、抵押品質量、敞口限制等審批要求,但還有很多小微企業因各種各樣的經營問題無法通過審核。不僅如此,由于疫情反復,企業未來幾年發展很難有良好預期。如果盲目放貸,銀行就要面臨貸款收不回來的風險。”北京某股份行公司業務經理陳然(化名)向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

  企業基本面是銀行授信審批的主要參考條件,包括近三年及最新一期的營業收入、凈利潤、負債、應收賬款等。“許多有迫切融資需求的企業經營狀況不太理想,甚至有的企業希望通過銀行貸款來幫其還清債務。這種自身盈利能力不足,‘拆東墻補西墻’的做法,我們很難接受。”陳然稱。

  與此同時,資產與經營狀況較好的企業往往融資需求不足,這是導致銀行有錢放不出的又一重要因素。

  華東地區某股份行普惠金融部負責人介紹,疫情之下,小微企業難以“獨善其身”。相當一部分經營穩健的小微企業在市場趨勢不明的情況下,經營策略趨于保守,收縮產能、減少支出,只有在明確看到市場機會時才有資金需求。

  此外,寬信用政策導向下,日趨白熱化的同行競爭是銀行開展小微金融面臨的又一大壓力。“一般我們有意向爭取的小微企業,其他銀行也會盯上。打電話、上門走訪、參與競標都是常有的事,但企業最終會不會選擇與我們合作,主要還是看利率和敞口額度。”某股份行普惠金融貸款經理無奈地表示,由于其所在銀行資金成本較高,因此貸款利率也高于其它行不少,雖然已多次加大紓困產品專屬利率補貼力度,但與部分國有行相比仍不占優勢,造成貸款投不出去。

  找準信貸擴量提效“特效藥”

  業內人士認為,要解決困擾小微企業發展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銀行等金融機構一方面要走好風控“平衡木”,另一方面,更要疏通小微金融長效機制落地的“最后一公里”,特別是要找準疫情之下信貸擴量提效的“特效藥”。

  制約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融資難的核心問題,是小微企業缺信息、缺信用。疫情之下,推出更有針對性的機制是破局關鍵。部分企業經營者呼吁,希望切實考慮當前疫情影響,針對性加強銀企對接,不斷完善中小微企業信用貸款、中長期貸款、抵質押融資的配套機制,促進中小微企業多元化融資;創新信貸產品,鼓勵增加普惠小微貸款。

  另有業內人士建議,銀行對受疫情影響嚴重的小微企業進行信用、資產評級時,可以把應收工程款項、實用發明專利、法人及直系親屬名下房產等綜合考慮,給予個人和企業整合融資貸款,以減輕小企業的融資壓力。

  值得注意的是,多地已在深化信息共享方面作出了有益探索。北京銀保監局有關負責人介紹,該局推動將“北京金融綜合服務網”建設成為北京市融資信用服務平臺,助力銀行拓寬融資服務場景、創新優化融資模式、完善授信評審機制,持續提升小微企業金融服務能力。

  與此同時,金融科技也有望在破解疫情之下融資難、走好風控“平衡木”的過程中發揮更大作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金天舉例稱,可以通過更加精準有效的圖像、音視頻、地理位置、社交關系等大數據采集,科學判定分支行和小微客戶經理、風險經理是否存在違規操作風險,優化“盡職免責”管理細則;可以通過集合全市場供求,將不同風險等級的貸款需求分發給風險偏好與之匹配的金融機構,根據不同行業、規模、發展階段小微企業信用風險水平的不同,實施差異化的風險定價。

  此外,金融機構基層組織和一線員工是小微金融服務的關鍵一環,強化正向激勵和評估考核是疫情影響下加大信貸投放的“特效藥”。前述股份行普惠金融部負責人介紹,根據各地受疫情影響程度,在績效考核方面,該行通過積分制考核穿透式發放績效。普惠業務績效激勵采用積分制規則,直接發放至基層客戶經理,月月兌現,不得擠占挪用。同時,對專職和兼職的客戶經理設置年度最低產能考核要求,與個人全年績效掛鉤。

  在盡職免責方面,上述負責人介紹,疫情發生以來,該行所有小微企業授信不良資產責任認定均由分行組建的責任評議工作小組對授信業務各個環節展開充分盡職調查,通過調閱資料、人員訪談等形式,完成對授信不良資產形成過程和成因的調查核實工作。“最終所有小微企業授信不良資產在經辦過程中均未發現違規事實,涉及人員368人次,全部予以盡職免責。”

關鍵詞:

暫時沒有內容信息顯示
請先在網站后臺添加數據記錄。

版權所有:哈爾濱均信融資擔保股份有限公司

哈爾濱均信融資擔保股份有限公司

本網站支持IPv6

亚洲天堂网址